旅游新闻

“禁野令”下,广西鸵鸟暂躲过一劫,竹鼠仍生死未卜_

一个多月前,农业农村部发布《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目录),列出31种可食用的家畜家禽征求社会意见。鸵鸟、梅花鹿等榜上有名,有望继续争夺特殊养殖业市场。而作为广西脱贫支柱产业的竹鼠不见踪影,这个重磅消息又一次把广西10万竹鼠养殖户推向噩梦。

广西是竹鼠养殖大省区,据统计,全区有10万人从事竹鼠养殖产业,存栏1800万只,产值21元,占全国的七成左右。

记者了解到,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中国国开始人工驯养竹鼠。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,竹鼠养殖技术基本成熟,全国各地都在大力发展竹鼠养殖,竹鼠养殖还作为广西脱贫增收、振兴乡村经济的重要途径。

有数据显示,我国国内每年竹鼠消费超过千万只,市场价格也较为可观,每斤售价通常在七、八十元左右,一只三、四斤的竹鼠能卖到二百元以上。

据了解,南宁市共有野生、陆生野生动物养殖场约一千家,竹鼠养殖企业和养殖户主要分布在上林、马山和隆安等农村贫困户较多的地区。

生死未卜的竹鼠

桂林市有竹鼠养殖场十五个,养殖户达六千多户,每年出栏约一百万只,现存栏约七十万只,涉及贫困户三千多户。 二零一四年,有“中国竹鼠养殖之乡”的恭城瑶族自治县,“恭城竹鼠”曾获得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,竹鼠养殖已成为农业产业结构中特色养殖项目,是农民增收和贫困户脱贫的重要途径。

“禁野令”出台后,南宁市竹鼠养殖户老张就十分痛苦:“自从这个疫情爆发以来,我没有一分钱收入,只有不断地投入成本,单竹鼠饲料费每条都在三千以上。”总希望有一天自己能迎来生机,可如今《目录》出来竹鼠榜上无名,他身心疲惫,整个人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。他告诉记者,他的三个养殖场存栏竹鼠六千多只,原打算春节期间卖出一批,但疫情期间林业部门发出《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》后,这个计划不得不终止了。“我们竹鼠能养不能卖,一直在等待政策,每天烧那么多钱,等待结果却是遥遥无期!”

覃田明是鹿寨县黄冕镇石门村鸵鸟养殖户,二零一九年他投入了八十多万元新建了二十余亩的鸵鸟养殖场,计划二零二零年通过“包销售、包技术”的形式,带动周边村民、贫困户养殖约三千只鸵鸟,产值可达约一千万元。疫情发生后,他的鸵鸟养殖场也被按下暂停键。鸵鸟每公斤肉售价约一百元,一副皮毛售价数百元,被覃田明视为聚宝盆的鸵鸟养殖曾经让他提心吊胆、夜不能寐,直至鸵鸟被列入《目录》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。他说:“现在我们鸵鸟可以正式上餐桌了,这对鸵鸟养殖来说,既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。”

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《目录》处于征求意见阶段,在未正式“入编”之前仍存在变数。可是,覃田明对鸵鸟养殖抱着十分乐观的态度,眼下他正在投入二十余万建立鸵鸟体验园,有望在近期对游客开放。

被判“死缓”的鸵鸟